阿璐

不與任何人起衝突,已退圈刪號請勿騷擾。

【轰出】《圣诞节快乐》

【轰出】《圣诞节快乐》

by 卤汁浇饭

BE,绿谷死亡设定。ooc
灵感来自坂本龙一的圣诞节快乐劳伦斯先生。

-正文-

下雪了。
绿谷出久看到第一片雪花慢悠悠降落在他的手心处,却穿过他的手心时,这么想着。

日子晃悠悠的过,时间慢悠悠的逝去。绿谷出久撇头看了一眼街道边新开的一家餐馆,突然有些记不起当初这里建的是什么建筑物,也是,时间从来都不会等人,无论是物无论是人,总会以新面貌换取旧模样,改头换面去自由的生活。

绿谷出久转回头,笑着摆摆头,笑声里有着无奈还有着感慨。他走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中,穿过无数人群,身上的墨绿色呢子大衣是五年前的某牌子新款,是他的爱人轰焦冻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那天是圣诞节,二人难得没有工作便手牵着手走在路上,即使他们是著名的英雄情侣,在荧幕上不知出名多少回,但在现在这个时刻,他们只想做一对普通的情侣。

因为名声问题,无奈之下只能戴上口罩墨镜以及帽子去遮挡自己那广为人知的面孔,即便如此,绿谷出久和轰焦冻也非常期待着今天圣诞节的到来。

路上人特别多,一对对情侣手牵着手压马路,东京最著名的街道中间有一棵高大的圣诞树——这是东京一直都有的浪漫举动,许许多多情侣都会在这棵圣诞树下留下合影,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也不例外,二人默契地拉下口罩,一人露出浅浅微笑看着身旁比自己矮的恋人,另一人则是笑眯眯的准备按下快门。

啾。
一枚轻吻落在绿谷出久的唇角边。

咔嚓。
手机拍照的声音。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轰焦冻温柔闭眼,嘴角带笑的亲还在笑得开心的绿谷出久,被亲的人在放下手机后快速拉起口罩,心跳加快带动的血液红润了他的双颊和耳廓,为了掩盖害羞,他一边抬手帮轰焦冻拉起口罩一边闷声道:“不要被发现了,我们还要继续走呢。”

“好。”轰焦冻温暖的手覆在绿谷帮他拉口罩的手背处,自然的拉下他的手,二人顺其自然地十指相扣。

口罩是个好东西,它可以同时遮住二人的红脸,以及幸福的微笑。

走得累了,二人寻到广场有长椅,用手扫了扫上面的雪花便坐了下来,此时轰焦冻才将一直提在手里的纸袋递给身旁休息的绿谷出久,声音温柔:“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绿谷愣了愣,有些欣喜的接过了纸袋,他打开一看——一件墨绿色呢子大衣,里面还有绒毛,摸起来质感舒服,他抿嘴一笑,直接脱掉身上的羽绒服,套上了这件大衣,并从自己羽绒服的内置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颇有些不好意思道:“虽然没有轰君你的礼物贵重…但是希望你能喜欢。”

轰焦冻拉住绿谷递礼物过来的手,张嘴想说什么,突然不远处的爆炸打断了他想说的话,路人们纷纷惊叫连连,人员慌乱。而经验丰富的两位职业英雄则是对视一眼便知道了对方在想什么。

“轰君,我去看情况,你疏散人群。”

“好,早点回来。”

“嗯,我会早点回来的。”

第二天绿谷出久回来了。
只是他没有活着。

冰冷的躯体,没有起伏的胸腔,无数伤痕的脸和身体,可他还穿着昨晚轰焦冻送他的呢子大衣,可这件崭新的大衣在那场与脑无的决战里变得破烂,最后脑无一个个性——变出冷武器,一把匕首捅进了现任的No.1英雄的左胸里,结束了战争,结束了ofa的继承。

轰焦冻承认他在看到尸体的那一刻,脑袋一片空白,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将近五分钟,最后眼泪汹涌而来,模糊了眼前的花花绿绿。

“你已经走了五年了啊。”

公寓里,轰焦冻低头看着手中相框里的照片,虽然不再像几年前那么心痛,只是隐隐的痛还不能完全去除。

“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出久。”

“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他放下了相框,拿过响起的电话。

“是,我现在赶过去。”

日子依旧要过,没人会原地踏步。

两天后,轰焦冻驾车来到郊外墓地。守墓人对这位青年早已熟悉,问也不问直接放行。轰焦冻点头示意感谢后,便踩着油门进了墓园。今天是圣诞节,没人会来墓园这边,唯独轰焦冻一人。他将车停在停车位处后,拿过副驾驶座的花束,那是一大束向日葵。

站在自己墓碑前的绿谷出久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走过去,等待着轰焦冻穿过自己的身体——那么他就可以彻底离开了。

他还存活在这里,只是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对轰焦冻说一句圣诞节快乐,五年了,他看着爱人痛苦了五年。那么今天,这一切一切的都结束吧。

轰焦冻一步一步的走,绿谷出久向着他的方向走。在离轰焦冻只有两步距离时,绿谷出久停住脚步,闭上了眼睛——轰焦冻穿过了他的身体。

“圣诞节快乐,轰君。”

像是风带来的悲凉。

轰焦冻停住了脚步,他回头看去,那被守墓人扫干净的小道上只留下了一小摊水渍。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阿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