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璐

不與任何人起衝突,已退圈刪號請勿騷擾。

【楠宁楠】王者嚣张③

好棒!!!

筱谖:

接龙文的第三章(づ ̄ 3 ̄)づ


前文链接如下:


序章:


http://bornliar.lofter.com/post/1d48631a_a81f399  BY:备注酱


第一章:


http://shanjintuoyin.lofter.com/post/1cb3a001_a9c298e  BY:卤汁烧饭


第二章:


http://xuebeiming.lofter.com/post/3f2787_ab1f703  BY:木江漓




下一位:没错,还是臭不要脸的我~(≧▽≦)/~【由于本谖P话较多内容过长,为了不影响情节发展,拆为两章更新。给备注酱 @柴犬 跪了】


P.S:为了阅读方便,在李狗蛋大大的启发下,对话形式采用“对话框",感谢狗蛋,我爱你ლ(′◉❥◉`ლ) @狗蛋·脑坑·李 




正文如下:




Chapter 3


作者:筱谖






【啊~这里真TMD美啊!!!】


张怡宁站在金沙港口的码头上,极目远眺,感受着温和的海风,欣赏着沿海的风情,心中最为细软的情感被激发,充满了整个心房。


望着眼前的美景,张怡宁迫不及待想同一个分享,蓦然回头,却发现那人不在身旁。想到那个人,张怡宁低垂脑袋,神色有些失落,微微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吃巧克力啊……】


原本惬意的心情变得沉重。张怡宁望着海天交接之处,若有所思,心驰神游……全然不顾当下自身所处恶劣的情势环境。




此时此刻,于张怡宁正前方不到百米之处,两个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刀疤光头肌肉男,正死死的盯着她,目光凶狠,充满杀戾。明眼人都看得出,双方正处于对峙相持之际,然而双方应战状态,全然不一,令人咋舌。


对方神情严肃,如临大敌,而张怡宁却闲庭信步,毫不在意。在战斗过程中,公然神游八极乐,于中华帮里,张怡宁并非头一个。




中华帮伟大领袖“邓亚萍斯基”曾说过:如果你的对手是这样的人——平日打扮花哨,没事处处叫嚣,努力拼命耍帅,奈何颜值不高。那么,你便无需主动出手,他会自我作死,只需送其上天即可。


根据《邓乔通鉴》的记载,这样的人可以将其统称为“杂鱼”,而“杂鱼”存在的唯一使命与意义,就是上天。你所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上天。


 


张怡宁伸了伸懒腰,舒展筋骨,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壮汉们,冷哼一声。这原本这些“杂鱼”根本不用放在心上,然而他们的存在,也太杀风景了。


【切~垃圾。】


 对方先是一愣,感受到了张怡宁语气中不屑与轻蔑。压抑的凶狠瞬间爆发,眼中阴鸷更甚,突然冲刺,大步向张怡宁的方向进攻而来。


张怡宁勾了勾唇角,眼神微凛。


啊呀呀,这么快沉不住气了呢……啧啧~“杂鱼”就是“杂鱼”,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呢……




就在张怡宁嘲讽之际,对方二人已冲到她的面前。其中一人快速近身,使出一记回旋踢,直冲张怡宁面门。


另一人趁着张怡宁低头矮身躲避的档口,一记扫堂腿,瞄准张怡宁的脚踝,横扫而去。就在即将接触到脚踝的瞬间,只见张怡宁仰面下腰,单手撑地,连续几个后空翻,避开了扫堂腿的突袭。




张怡宁稳住身体,起身直立,吐了口唾沫,目光扫过二人,眼神轻蔑而戏谑。对方也不甘示弱,再次挥拳而来………


张怡宁偏头闪过攻击,脚下发力,猛的屈身,双手撑地,使出倒吊回旋踢。其中一人慌忙回神,迅速后退,与张怡宁拉来距离,而另一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个躲闪不及,被回踢击中下巴,飞了出去,落入海中。




张怡宁冷笑,她们中华帮可是礼仪之帮,最讲究礼尚往来,既然对方送上“大礼”,自己不回礼,就太说不过去了。


看着海中扑腾的杂鱼,张怡宁心情大好。自打早上霓樱帮的“包子小公主”强势来袭后,就一直缠着王楠不放,还一口一个“楠姐”,叫的格外亲切。看着那丫头片子骄傲明媚的包子脸,张怡宁心里一阵不爽。




都说包子是用来受气的,但凡事都有例外。果不其然,那个日本“白皮儿小包子”就是专程撒气给她受的。别看这“小包子”外表可爱纯良,人畜无害,其实肚子里坏水可不比她少!偏偏楠姐还对那“肉包”好的不得了!


张怡宁回头看了一眼那漏网之鱼,快速回身,跨跑三步,一个回旋踢直奔另一方的面门。




在料理了最后一条“杂鱼”后,张怡宁松了一口,看了看腕表。


【靠,浪费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赶回去还来的吧!】


张怡宁抬头,望了望向海平线。


日暮渐渐西沉,刺眼的金黄已转为柔和的橙黄。海天交接,一色相承,就连天际边的云霞,也被柔光包裹镶嵌,滚了一层金色的包边。


码头上的海风有些大,吹撩着她细碎的乌发,四处翻飞飘动。张怡宁伸出手,一把将额前的刘海儿揽于脑后,抿住双唇,眯了眯眼,神情有些不悦。




其实,那个劳什子的欢迎会,张怡宁根本不想参加。若不是其中牵着太多暗线的部署安排,使得王楠如此看中,她才不用这般拼命赶点。


更何况……这晚宴是为福原爱那个臭丫头接风准备的……想到福原爱纠缠着王楠的画面,张怡宁莫名心烦。




突然,张怡宁皱了皱眉,猛的一跺脚,将脚下那只企图翻身的“咸鱼”打回原形。


【嗬,这会子还不老实……甭急,等待会进了号儿,随你鲤鱼打挺,爱怎么折腾没人管,现在老实给我躺着吧!】


片刻后,几个中华帮分堂弟子帮众,从四面汇集而来,聚集在张怡宁身旁。


【宁姐,都搞定了,现在就等那边儿的来收人了。】




【很好。】




分队的头领又向张怡宁禀报了细节,表示在其仔细检查后,确认任务已圆满达成。


张怡宁点点头,吩咐其各就各位,随时待命,随机挥手遣散众人。


大功告成,张怡宁拍拍手。那么,接下来,收人交接的事儿,就不用自己费心了。整理好衣襟,转身离去。




为了赶时间,张怡宁不得不选择抄近路,转身进入弯曲绵延的小巷道。曾经混迹于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张怡宁对这里的大小巷道已是十分熟悉,纵使其纷繁交错,横七竖八,她依旧能找到巷路的出口。只是,今天的巷道,有些太过安静。




走在无人的窄巷,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回响在幽长的廊道中。张怡宁微屏呼吸,竖起耳朵静听,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走到一个巷口拐角,张怡宁停下脚步,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身后,除却脚下空荡的青石甬道,和巷内吹来的阵阵阴风,空无一人。




张怡宁回身,继续向前走。她知道,方才瘆人的感受,绝非错觉。果不其然,当张怡宁拐向岔道口的瞬间,一道杀气从身后扑袭而来。


张怡宁猛的回身,一道黑影闪显。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尖刀从眼前划过,未经停顿,便直向她的面门削去。张怡宁神色一凛,在黑影冲前靠近的瞬间,微微侧身,一记寸拳,快速向黑影腹部袭去。




对方也并等闲之辈,反应甚为迅速,惊觉张怡宁的出拳套路,赶忙回身躲避,却依旧被寸拳击中。虽说拳掌的攻击力度在其及时闪避下,减小了不少,奈何张怡宁出手速度太快,爆发力十足,且专向对方软肋打去,令其无比吃痛。


谁知那黑影并未因此退却,反而冲刺向前。张怡宁微微扬唇,一切都尽在掌控。就在对方再次近身之时,在其挥刃的瞬间,张怡宁矮身闪避,使对方扑空。左手瞄准对方的手肘,猛的向上推去,迫使对方抬手,使其胸膛暴露于前。




就是这个时候!




张怡宁伸出右手,停顿一秒,由对准对方的肋骨处转向腹部,猛的发力。对方受到猛烈的冲击,步履踉跄,向后退了几步……与张怡宁拉开了距离。


张怡宁笑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呵,你还是老样子,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同样的错误,连犯两次,这样了是不行的……小宁儿~】


丁宁苦着脸,揉了揉阵痛的腹部,缓缓起身,瞪着张怡宁,一脸不满。


【姐!你出手也忒狠了,这下肯定淤青了……就不能留点情面嘛!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呵呵,我没留情?要是没有手下留情,你的肋骨早就断裂刺入肺腑了……况且将胸膛暴露于敌人面前,那就是找死……我说了多少次,你还是这么不长记性。】


目光扫过丁宁,张怡宁微微一愣,视线停留在其握刀的右手上。




【……你这功夫不见长进,怎么连趁手的兵器也折了?……竟用这种连豆腐都刺不穿的……“餐刀”?】




一句话,戳到了两个的痛点。丁宁撇了撇嘴,看着手中的短刀,皱着眉毛,神情纠结,满是嫌弃。将手中的“垃圾”随意一丢,叹了口气。




【我也不想啊……刚刚来的路上遇到了些小麻烦……那个趁手的…坏了……不过说到底,还是我自己能力太差了,怨不得别人。】


张怡宁有些无语,眼前的这个人,明明嘴上说的无所谓,却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一脸求安慰的表情……张怡宁无奈感叹,略作思考,安慰道:


【……当初将你向杀手方向培养……还是有些作用的……气息掩藏的不错,出手时机抓的也比较精准……只不过,还是太嫩了。沉不住气还倔强的不知变通……这点不好。】




丁宁眯了眯眼睛,嬉皮笑脸凑了过去,挽住张怡宁的胳膊。张怡宁拧巴的性格,众所周知,因此,丁宁并不指望能从张怡宁口中听到宽慰的话语。而如今听到张怡宁对自己的能力评价,虽不是全然褒奖,但好歹是承认了她的实力,这点已经让丁宁很满足了。




【话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来接你的呀……帮主担心你的安危,怕这次任务横生枝节,不能及时赶回……当然,作为你的好妹妹,我就自告奋勇,毛遂自荐,主动前来为你护驾回帮!】




【……………………】




【是不是很感动?!!】




【呵呵……我都收拾完了,你这马后炮可以再晚点……我看来你这“护驾”不过是借口,八成又找到什么新奇乐子,借机溜出来晃荡罢了。】




【哎呀,宁姐你胡说什么……呃,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丁宁拉着张怡宁的胳膊,来回轻晃,眨巴着眼睛,一脸纯良的望着她,作撒娇状。


张怡宁打了一个激灵,抖了抖鸡皮疙瘩,不由叹气。这些年,张怡宁一心要将丁宁培养成沉着冷静,能够独当一面的杀手……不知道是自己不给力,抑或是丁宁不争气……结果怎么就歪成这个样子……


就好比投入心血去喂养一只小老虎,看着利爪小虎崽渐渐长大,心中成就感满满……但突然有一天发现,这只小虎崽竟变成了一只猫,还是HelloKitty那种会卖萌的奶猫……




此刻,张怡宁内心是崩溃的。




【……如果让长老前辈们知道,我把你培养成这样……】


张怡宁扶额,闭上眼睛,实在不敢想象。




【这有什么不好?谁说杀手必须是冰山脸了……再说,宁姐你已经是冷面杀手了,我不如成为笑面杀手,啧啧,多配!一看就是好姐妹!】




【………………】




【诶,对了!姐,你们相声社还收人吗?】




【……收,不过只要狗,不要猫……所以,你死心吧。】




【………………】




狭窄的小巷,两人并肩而行,显得十分憋屈。张怡宁侧身,示意丁宁先走,自己跟在身后。


看着走在前方的丁宁,张怡宁有些感慨。这小丫头长大了,个子长高了不少,都快赶上自己了……一样的细碎短发,一样的穿衣风格……她在丁宁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却有不尽相同。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不知不觉已经五年了。还记得那时候,丁宁还是个十岁半高的小萝卜头,而自己也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帮众小头领罢了。


两人走的很快,出了巷口,视线豁然开朗,前方是一片红灯区。这里鱼龙混杂,属于三不管地带。天色还未暗下来,然而这片街区已是灯红酒绿,霓虹闪烁。


此情此景,令张怡宁想起了她第一次见到丁宁的情景。




五年前,张怡宁还是一个普通的帮众小头领。在组织安排分配下,来到苏浙分堂,浑浑度日。


记得那天,张怡宁一如既往的,轻松完成了琐碎的小任务。回程反堂时,恰好路过这片红灯区。为街区两侧,开着各色各样的情色酒吧,饭馆赌场……街边站着千姿百态的女子,她们衣着暴露,露出纤长白细的大腿,扭动着身躯,卖弄风骚,时不时勾引牵拉这行经的路人。




张怡宁沉默不语,直径前行,微微垂目。只见不远处的情色酒馆门边,一个身材窈窕,身着黑色低胸短裙的女子,慵懒的挂在身旁男人的身上。轻薄紧身的衣裙勾勒着玲珑的曲线,如同一条柔软无骨的美女蛇,性感火辣,妖娆而魅惑,引诱着迷途者吞下禁果。




而那性感美女身边,却站着一个臃肿肥胖,一脸淫荡的秃头中年男子。男人恶心的笑着,肥厚的手掌在女子的纤腰间摩挲,一双小眼睛,透着猥琐的光,死死盯着女子低胸领口处。男子身着阿玛尼的西装,原本笔挺的西装,也被他的啤酒肚撑的变形,显得廉价而庸俗。男人眉飞色舞的吹嘘着,伸出手臂,刻意露出手腕的劳力士金表,又晃了晃指上的金戒指,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有钱人。




张怡宁撇了撇嘴,望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生厌恶。这个世界上,总有些样的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张扬着自己财富,以高傲的姿态蔑视一切,殊不知其自身的贫瘠与庸俗。纵使其腰缠万贯,财大气粗,每天从二百平米的豪华大床上醒来,他的心灵之屋,却破旧凋敝,他的灵魂之土,也是一片荒芜。




张怡宁自诩正直客观,并非那“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没错,在大多数人眼中,此时的张怡宁,不过是中华帮里一个不被看好的“杂鱼”。没有什么身份与地位,只不过是占着一个可有可无的芝麻小官,每天浑浑噩噩的混日子罢了。在部分人的眼中,而张怡宁对于那些有钱人不屑与“看不顺眼”,不过是她的嫉妒心作祟而已。




然而在张怡宁看来,一个人渴望成功追求卓越,追求物质财富,这本身并没有错,无可厚非。但是,一个人拥有金钱数额的大小多少,并不能成为践踏他人尊严的理由与凭借。


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并不唯一,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价值尺度与衡量标准。




在张怡宁心中,物质财富固然诱人,她更向往成为精神的富翁。因此,对于部分有钱人的态度,并非张怡宁愤世嫉俗,故作清高,她是在坚守自身原则与底线罢了。


至于旁人的误解,张怡宁不解释,也懒得解释,随他人怎么说如何想,与吾何干?




张怡宁扭头,又瞥了一眼那窈窕的女子。女子靠挂在男人身上,温顺而平静,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完美的掩饰了眼底划过的反感与厌恶。张怡宁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同样是女人,同样为了生存努力,她们却踏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然而张怡宁并没有看不起那女子,生存如此艰难,谁也不比谁高贵。


谁不渴望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只是……现实,从来不肯轻饶。




对方选择了屈从于人世的悲凉无奈,而她选择了血雨腥风的厮杀,置死而后生。


但无论如何选择,主动也好,被动也罢,那女子同她,并没有区别。她们都不是白日做梦的空想主义者,她们都为了生存而努力拼搏与奋斗。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与选择,又何必旁人自作多情的施舍怜悯,旁嚼口舌?




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耳旁传来口哨的挑逗声,张怡宁这才回神,突然发现自己已被包围。几个同样衣着暴露,风情万种的妖娆女子,将张怡宁围在中央,用戏谑调侃的目光的上下打量着她。


有的捂着嘴偷笑,目光轻轻扫过张怡宁面颊,却在张怡宁回望时,快速错开目光,像触电一般……片刻后,却又缓缓抬头,陌陌柔情,媚眼如丝,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而有的女子,目光火热,直视张怡宁的黑眸,毫不避讳。抬起白皙的臂膀,伸出纤纤玉指,轻轻挑勾,吹着酥麻哨音,向张怡宁抛去媚眼,送递秋波。更有甚者,直接走上前来,轻抬玉臂,环住张怡宁的脖颈,将红唇贴近张怡宁面颊,在其耳边轻轻呢喃吹风。




霎时间,张怡宁的脸色由惨白变得绯红,又由绯红转为绛紫,并且越来越黑。由于方才张怡宁陷入沉思,目光停留注视了太久,过于入神与专注,引得周边站街小姐的好奇,纷纷回头,以为“他”是也一名有“特殊需求”的“顾客”呢!




不得不说,张怡宁面容白皙清秀,神色漠然冷俊,干净利落的细碎短发间挑染着几抹幽蓝,再加上中性风格的着装打扮,活脱脱就是一禁欲系美少年。




也难怪这些女子会将其雌雄错辨,况且那些女子每日的客人多是矮挫猥琐,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此时,突然天上掉下这么块俊俏的“小鲜肉”,可谓“天赐良缘”,自己倒贴下也并不吃亏。


虽说眼前这“少年”无口冷面,但是男人不就那回事嘛!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能不能抓住对方的心,那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再看着身边同行姐妹们,谁不是虎视眈眈,跃跃欲试的样子?没人愿意将这次好机会拱手让人。因此,大家都使出浑身解数,希望能得到眼前“少年”的青睐。




张怡宁黑着脸,一把推开即将贴向胸口的香柔身躯,动作十分粗鲁与不耐烦。


低着头,狠狠地锤了锤胸口,甚是愤懑!


不就是头发短了点!不就是穿衣风格中性了点!不就是……平了点嘛!除此之外,老子哪里看起来不像女人啊!




【妈的智障!】


张怡宁紧了紧外衣,沉着脸,快步向前走去……




【诶?怎么会这样……居然无动于衷!】




【不会是…gay吧!】




【我就说嘛,要不怎么这反应,肯定是那个啦!】




【啊~好可惜……】




全他妈是智障!!!


张怡宁牙齿咯咯的咬着,绷紧拳头,抑制着体内的洪荒之力,忍住要打人的冲动。




【妈的!小兔崽子,你有没有长眼睛啊!……撞坏了老子的东西,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身后传来一阵低俗的叫骂声,张怡宁不用回头,听声音就知道,一定是那个爱炫富的猥琐大叔。




【活该!】




张怡宁拨了拨刘海儿,将双手插入上衣两侧的口袋,继续前行。身后吵杂依旧,突然那叫骂声转为一阵惊呼!


这时,一个小男孩飞速向张怡宁的方向跑来,风一般的从她身后擦边而过。就当男孩与张怡宁擦身的一瞬,张怡宁眼眸微亮,随即停下脚步。望着男孩奔逃的方向,摸了摸口袋,唇角上扬,咧嘴微笑。




【这小家伙动作倒是利落,跑的也挺快……有点意思。】


 


 


 



评论
热度 ( 27 )
  1. 木江漓路过一只言爰 转载了此文字
    小宁的出场方式一万个赞!!!
  2. 阿璐路过一只言爰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

© 阿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