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璐

不與任何人起衝突,已退圈刪號請勿騷擾。

【楠宁楠】《女乒生活》(1

标题虽然是这样,其实副标题是《论孩子如何看冠军父母秀恩爱的日记》(⬅️划掉)
我一直都觉得郭跃像她两的孩子,所以这次用了郭跃的视角第一人称来写文,一开始考虑飙车的,后来发现飙不动了……cp楠宁楠(偏宁楠)跟跃爱暧昧向,r15级别
连载的吧……尽量十章以内。
比较架空的比赛,白杨和牛剑锋都没有被退,我站白杨x牛剑锋,因为她们是颜值担当,我是一个看脸的人!

chapter 1

我叫郭跃,是国家乒乓一队的第三把手。

我们的总把手也就是王楠,楠姐是个温柔可靠的大姐姐——当然,这是她平时心情好的时候的形象,一旦生气,那球桌都能被她一脚踢塌。

至于二把手,则是张怡宁,我们都叫她老张——据她们的指导李隼说是因为以前她面对比她厉害的世界级冠军等人物都毫无恐惧,像个老干部,直接就缩写成老张了。

我是一个不爱说话有些内敛的小姑娘,但在球场上我是一个挥洒热汗的运动员,但即便如此,现实的我依旧不喜欢多说话。

蹬蹬蹬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响起,我停下了手里正做着练习册的笔,打开了宿舍的门往外一看——白嫩的脸圆滚滚的身子,包子样的脸上是兴奋的潮红,我目送着她跑去王楠和张怡宁住的那屋,刚想开口叫她别去敲门,却被白杨叫住帮她拿纸巾。

等将纸巾递给白杨后,房门忽然响起碰的一声,我回头一看——是隔壁老张,啊也就是张怡宁一脸阴沉地靠在门上,嘴唇略肿,我要没看错的话,她脖子好像有一些小淤红?

她咬牙切齿的往我房间冲,一边喃喃自语:“下次,再见到那家伙我肯定要把她砍了。”虽然没明说,但我知道她口里的她是指福原爱,没由来的就知道。

看她怒火冲天的样子,我作为一个老好人,选择了去敲开了王楠的门,打断了她们的对话,将福原爱拉出来后,再将全女乒团里最能吃醋的老张丢回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听,我好像听见了老张压抑着愤怒的声音,以及楠姐的惊慌声,最后是莫名的衣物脱落的声音。

我装作啥都听不到,沉默着将福原爱拉回了我的寝室。刚一合上门,我回头一看她的脸——一脸震惊不可思议加上惊恐的表情让我愣了愣。她像是反应过来,哭丧着脸对我说:“我是不是,不该去找楠姐的。”

虽然不想打击她,但我还是点点头:“是。”至少你不应该现在去找她,全团都知道,晚上八点半开始,可以找任何人,就是不能去敲楠姐和老张那屋的门,我抬眼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上面指的是九点十五分。

福原爱惊慌起来,想冲出去,我把她拉住:“你干啥去?”“道歉啊!”我挑了挑眉,忍不住问她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你是要去找死吗?”

她顿时僵住了身子。

洗好澡从浴室擦着头发走出来的白杨走进我的房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揶揄着一脸担忧的福原爱:“哟,去打扰到她两啦?老张居然没削你,不错不错,捡回一条命了。”我哭笑不得,这把老张比喻成什么呀?

福原爱听了白杨的话,眼泪都飙出来了,我一看就急了,抽了几张纸巾往她手里塞去,扭头朝白杨说道:“你看,你把她吓哭了,赶紧的把你的零嘴拿出来安慰安慰她。”她听了我前半句还面带愧疚,后半句直接就鄙视我了:“想吃直说,得,你好好看着点瓷娃娃,我去拿吃的。”末了她拍了拍福原爱的肩膀,轻声道:“别哭了,对不起啊。”

福原爱抽噎着拉住白杨,断续着说:“没、没事,嗝、不嗝、不用…”

这都哭到打嗝了…我默默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并帮她擦干哭出来的眼泪和激动而冒出的汗珠。专注的我没有发现白杨看了我一眼,继而又和瓷娃娃福原爱继续说话。

后来牛剑锋也来了,她带了一箱伊利酸酸乳过来分,我们一人拿了一盒,福原爱喝了一口,眼睛都亮了:“好好喝!”我们都笑了。

十点一过就差不多该睡了,福原爱本想着回酒店,我把她留下来了,因为毕竟很晚了,她一人回去有些危险。

虽然明天是世乒赛,我们是对手,但此刻,我们是朋友。

在熄灯前,我脑子里都萦绕着一个问题——

楠姐和老张,谁上谁下?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40 )

© 阿璐 | Powered by LOFTER